Loading
iLOOKER電影網> 專題直擊 > 《危機倒數》配樂中見反戰思想
《危機倒數》配樂中見反戰思想
2010-04-12 06:35:06 作者:MovieEditor

 

 

摘下六項奧斯卡大獎的戰爭電影《危機倒數》,透過一組美軍拆彈小組在伊拉克境內渡過的日常任務,以粗糙且寫實的攝影質地,不從巨觀、而以微觀入手的切入角度,交錯拼貼出這一場美伊戰爭中極其震憾人心的動盪混亂面貌。

然而,雖然電影開宗明義地點出「戰爭是一種毒品」,並在宣傳上以反戰電影的姿態自居,拍攝過程中也絲毫不曾獲得美國軍方任何的支援資助,全憑獨力集資自行製作,片中其實鮮少透露出對美軍、對這場戰爭所發出的省思或指控。也因此,電影上映之後,不乏影評大力抨擊全片視點皆站在美軍角度,片中諸多情節根本是在為美國軍隊背書宣傳,最終電影雖以其寫實氛圍而贏得影評與觀眾的一面倒鼓掌致敬,卻在反戰、主戰雙方陣營都落得兩面不討好的政治評價。

即使片中對戰爭所抱持的立場極為隱晦,既不批評、亦不支持,沒有輕易地選邊站,也避談其社會政經背景或公理正義,但其中心思想反倒是隱藏在電影裡頭最不引人注目的細節中,唯有心人士才能隱約窺出其中門道。

 

《危機倒數》中請到了曾合力炮製出《決戰3:10》、《終極警探4.0》、《天魔》、《馬奎斯的三場葬禮》等配樂的電影配樂搭檔Marco Beltrami與Buck Sanders為本片操刀譜曲,並一舉贏得了奧斯卡最佳配樂提名殊榮;然而全片中最勾魂攝魄的樂音,卻竟然不是出自擔任配樂的兩人之手。

來到片尾時,當主角傑瑞米雷納身穿沉重的防爆衣,孤自走在斷垣殘壁的荒涼伊拉克街道上,電影就此軋然而止,只剩空靈的中東女聲吟唱在耳邊迴盪,伴隨著鞭擊沉重的金屬吉他音牆向觀眾層層疊疊襲來;許多觀眾在看畢《危機倒數》後,都不禁撫掌讚許片尾曲「Khyber Pass」,替全片壓迫得令人喘不過氣的緊繃氛圍作了個完美收尾。

包括「Fear (Is A Big Business)」、「Palestina」,以及這首片尾曲「Khyber Pass」,《危機倒數》全片中一共使用了三首工業金屬大團Ministry的作品,這三首曲目卻沒有收錄在電影原聲帶裡頭。看完電影後有心尋找這幾首歌的觀眾還得費上一番工夫,才能查出這三首歌原來是出自於Ministry的2006年專輯〈Rio Grande Blood〉。

 

工業金屬名團Ministry、以及兼任主唱與吉他手的創作靈魂人物Al Jourgensen,究竟是何許人也?

對於鮮少聆聽金屬樂的電影觀眾而言,這個名字相信十分陌生。但Al Jourgensen不僅僅是一介音樂人,自1981年樂團成軍、1992年正式打入主流唱片市場以來,Ministry始終身為工業金屬圈的頭號大將,與Nine Inch Nails(九吋釘)、Marilyn Manson(瑪莉蓮曼森)等主流工業大團分庭抗禮;他同時也是音樂圈中反抗老小布希兩代政府最不遺餘力的異議人士。

在1992年成名專輯〈Psalm 69〉中,Al Jourgensen便砲火猛烈地拿當時執政的老布希政府、波斯灣戰爭及剛結束的冷戰對立開刀,因其激烈言詞而讓Ministry一舉聲名大噪,從此躋身主流唱片圈。

自美伊戰爭爆發後,Al Jourgensen更積極投入反戰活動,先是在2004年參與了由龐克音樂人為主所自力自發的「Rock Against Bush」運動,目的在於阻止小布希尋求二度總統連任,呼籲龐克樂迷挺身而出,投下反對布希的一票;其他參與者還包括了Green Day、Sum 41、The Offspring等龐克名團。無奈的是活動最終以小布希驚險連任成功作收。

 

自此以降,Al Jourgensen主導的Ministry一連推出了「反小布希三部曲」的三張專輯,分別是2004年的〈Houses of the Molé〉、2006年的〈Rio Grande Blood〉、2007年的〈The Last Sucker〉。

在〈Houses of the Molé〉的開場曲「No W」中,插入了大量小布希過去以反恐戰爭為題所發表的著名演講內容,而其曲名指的便是小布希的中名縮寫W,開門見山地指出專輯中反抗小布希政府的主旨。

以「No W」為首,整張專輯中除了第23首隱藏曲目「Psalm 23」外,其他十首歌曲的曲名中全都包含了「W」字母,Al Jourgensen衝著小布希而來的意圖自然是不言而喻。而專輯名稱中的「Molé」一詞,則源自一種由巧克力所製成的深色墨西哥醬汁,用來象徵石油──也就是美伊之所以開戰的真正原因。

 

 

來到2006年的〈Rio Grande Blood〉,Al Jourgensen對小布希的炮火攻擊顯得益發猛烈。在開場曲、也是標題曲「Rio Grande Blood」中,Al Jourgensen利用剪輯技術將小布希親口所發表過的演講詞給重新拼貼剪接,將話中意涵給完全變了個樣,歌曲中極盡諷刺辛辣之能事:

I've adopted sophisticated terrorist tactics
And I'm a dangerous, dangerous man
With dangerous, dangerous weapons
I want to drain the coal resources in America
And foreign sources of crude oil.
I'm a weapon of mass destruction
And I'm a brutal dictator
And I'm evil

我已採用了複雜的恐怖份子手段
而且我是個危險、危險的男人
擁有危險、危險的武器
我打算抽乾美國的煤礦資源
以及外國的天然原油
我就是大規模毀滅性武器
而且我是個殘酷的獨裁者
而且我十分邪惡

I want money
I want yer money
I want crude oil
It's the government's money
I’m a asshole

我想要金錢
我想要你們的錢
我想要原油
這都是政府的錢
我是個混球

We went to war because of our dependence on foreign oil
We went to war because of money
We will settle for nothing less than victory, victory
We will settle for nothing less than crude oil, crude oil

我們開戰是為了我們對外國石油的依賴
我們開戰是為了錢
除了勝利之外 我們都不會接受
除了原油之外 我們都不會接受


 

整張專輯中,Ministry將矛頭指向了小布希政府主導下的美國移民政策、美國軍隊,乃至於與官方高層掛勾、大發戰爭財的承包商Halliburton集團;在「LiesLiesLies」中,Al Jourgensen更直指911事件根本是小布希政府自導自演的一場騙局。不僅歌詞文鋒犀利尖銳,甚至連專輯封面都大膽將小布希的臉套上了在十字架上受難的耶穌身軀,因此在當時社會上引起了一波唇槍舌戰,並前後兩年以「The Great Satan」、「LiesLiesLies」兩首歌曲蟬連了葛萊美獎最佳金屬演出的提名。

 

若仔細審視〈Rio Grande Blood〉中三首選入《危機倒數》作為配樂的歌曲中,在字裡行間所潛藏的意涵,更能深入一窺導演嘉芙蓮碧露不輕易顯於言表的創作理念。

 

 

在「Fear (Is A Big Business)」中,Al Jourgensen如此唱道:

I don't know when my life changed
I can't remember when it got strange
I lock my doors and pull the shades
I spend my days and nights deranged
Fear

不知從何時開始 我的生命就此改變
不記得何時開始 它變得扭曲走樣
我鎖緊大門 拉下遮陽板
日日夜夜都活在錯亂之中
恐懼

Talkin' to myself just the other day
I'm totally fuckin' paranoid and who is to blame?
Half the time I'm hiding, the other half I pray
I'm always fuckin' waiting for the judgment day

那一天我正在對自己說話
我變得他媽的瘋狂 而這又該怪到誰的頭上?
一半的時間我躲藏起來 另一半的時候我不停祈禱
我總是他媽的等待審判日來到

Fear is big business. Fear is big business

恐懼可是件大事 恐懼可是件大事

「Fear (Is A Big Business)」這首歌用在主角傑瑞米雷納在自己房間裡首次登場時,歌中不僅點出了小布希政府當初是如何在人心中強植入恐懼的影子,才好名正言順地發動這一場名為反恐、實則為掠奪石油的不義戰爭;歌詞中的諸般描述,其實也正是片中角色群的心境寫照。

 

 

另一首歌曲「Palestina」則更加呼應了全片主題:

Palestina was a very nice girl
She liked to travel and sample the world
Palestina has a first hand view of life
Palestina from a very young age
Saw the oppression, felt the rage
Palestina wants out of her cage to fight

帕勒絲汀娜是個好女孩
她喜歡旅行 踏遍世界各地
帕勒絲汀娜親身體驗生命
帕勒絲汀娜從幼時開始
便親眼見證了壓迫 感受那股怒火
帕勒絲汀娜打算走出牢籠而奮鬥

My life will be short and sweet

我的生命雖然短暫卻甜美

Palestina told her family and friends
She'd be back, to take her revenge
Palestina made up her mind to die
Palestina had a belt of death
She had explosives strapped to her chest
Palestina is a martyr now in the sky

帕勒絲汀娜告訴她的親朋好友
她將會回來復仇
帕勒絲汀娜決心一死
帕勒絲汀娜擁有一條死亡腰帶
她將火藥綁上了胸口
帕勒絲汀娜現在成了天上的烈士

My life will be short and sweet
Bye

我的生命雖然短暫卻甜美
永別了


「Palestina」不折不扣地便是在描寫一名女性自殺炸彈客,從原本的天真無邪、到決心以身殉國之間的心路轉變歷程。其歌詞既符合了《危機倒數》中主角群皆出身炸彈小組的背景設定,「我的生命雖然短暫卻甜美」這句歌詞,更與主角傑瑞米雷納總是在戰場上追尋葬身之地,好在炸彈隨時可能引爆的致命危機下親身體驗活生生的驚險快感,兩者的心境竟是如此不謀而合。

 

 

而專輯中(不包含隱藏曲目的)最後一首歌,也被選作《危機倒數》片尾曲的「Khyber Pass」,其歌詞雖然寥寥幾句,卻最能在中東女聲的繞樑吟唱、金屬吉他的狂飆重擊中,收得懾人心魂之效:

Where's Bin Laden
Where's Bin Laden

賓拉登身在何方
賓拉登身在何方

He's probably runnin'
Probably hidin'

他大概正在逃亡
大概正在躲藏

Some say he's livin' at the Khyber Pass
Others say he's at the Bush's ranch

有些人說他躲在開伯爾山口
其他人則說他躲在小布希的牧場裡


除了被選入《危機倒數》配樂的三首曲目之外,Ministry這張專輯〈Rio Grande Blood〉中還有一首「LiesLiesLies」,同樣也被選為2007年的另一部反戰電影《哈迪塞鎮之戰》Battle for Haditha的配樂。片中以類紀錄片的拍攝手法,如實重現出2005年美軍在哈迪塞鎮上無情殘殺了二十四名無辜伊拉克平民的真實屠殺事件。由此可見,Ministry創作主腦Al Jourgensen的反戰立場早已十足旗幟鮮明,甚至廣為影人所熟知,並藉由使用Ministry歌曲作為片中配樂,加以延伸出電影反戰主題的弦外之音。

導演嘉芙蓮碧露雖然沒有在《危機倒數》中清楚表露自己對戰爭所抱持的立場,不曾一派義憤填膺地高舉反戰大旗,高談闊論何謂公理正義、又何謂人道權益;但若觀眾豎起耳朵細心聆聽片中的蛛絲馬跡,其實她的創作意圖都深藏在每一句金屬吉他的瘋狂飆竄之中。

 

【文/Quiff

 
目前沒有相關電影
目前沒有相關文章
上則:美漫電影專題1-1:一名英雄,各自解讀  
聯絡我們
粉絲團
回首頁

《謎情三弦》特映券贈票活動...
2014下半年A梯次青春影展10/21-11...
2012 / 08月號 NO.58
一名奧斯卡投票者的赤裸告白
麥特戴蒙復仇成功 竄位主持脫口秀
喬斯惠頓大談Marvel新片《銀河守護者...
諾蘭御用攝影師:《復仇者聯盟》太可怕
遠離西藏
史匹柏、湯姆漢克三度攜手 打造HBO二戰...
《哈比人歷險記》精靈王瑟蘭督伊首度現身
《阿凡達》將拍四集 《銃夢》緊接其後登場
告別《美國隊長》 雨果維明拒絕再扮紅魔鬼
《鋼鐵人2》陣前換將 泰倫斯霍華無怨無悔
新版《哥吉拉》再戰好萊塢 改走寫實風
《極樂世界》電影交換券贈票活動
馬蓋西重返大銀幕 《奪魂鋸》導演有望掌鏡
《哈比人:意外旅程》釋角色人物掛報